五部委联发“新时代文艺评论意见”,这是电影行业的新变局?
admin 2021-08-06 17:26:27 阅读 1866

作者 / 吕世明

近一个多月,在网约车、学科教育、网游、粉丝经济甚至消费品领域,相关的指导性政策性文件、意见、新闻报道频发,多个行业出现震动。

而对于文化领域,中央也终于出手了。近日,中宣部、文旅部、广电总局、中文联和作协五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加强新时代文艺评论工作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这也是中共中央提出“新时代中国”概念后,又一次发布的重要指导意见。

十九大(2017年)报告提出了中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将会深远的影响到中国政治文化经济的多个层面。到今天针对文艺评论的指导意见的提出也是水到渠成,在新的国内国际环境下,对于所有文艺工作者(自然包括电影行业从业者和影迷)提出了全新的要求。

当然文艺评论不仅仅针对于影视作品的评论,《意见》中也涵盖了很多有效且具体的信息,中国内地的文艺创作一直都秉承了创作和评论两手抓的态势,特别在新互联网的生态下,这种要求会变得更复杂和多变。

那么这次《意见》的发表,对于电影行业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和变化呢?


新时代新评论,既放松也收紧

从进入到暑期开始,内地的热点过多被“河南洪涝”、“奥运会”、“疫情反弹”所吸引,其实更多关乎到国计民生的大事件能够占据更多的公共资源是可以理解并被民众所接受的。

但“吴某凡”过多消耗网友和民众的关注是不被相关部门所允许的,即便他曾经是一等一的顶流,即便他曾经被雄厚的资本所笼罩。特别是之前曾支持的部分圈内人,也迫于压力道歉并被删号处理。可见在新的网络环境下,言行都会受到更多的监督和更严格的惩戒。


日前五部门所发布的《意见》也是中央近年顺应并结合“新时代中国”的提出的一次纲领性意见,可以看到从十九大中共中央提出“新时代中国建设”的意见和要求后,根据不同部委的发展要求和国内外环境的变化,所发布的意见涵盖了社会建设和民众生活的方方面面。

如果单一看《意见》是否只是针对了“文艺评论”会显得有点狭隘和片面,从大方向来看,该《意见》整体的构架和趋向和其他之前发布的“新时代中国”如出一辙,从行业角度来看,该《意见》更多兼顾到目前更复杂的网络环境下的语义环境,毕竟“舆论战场”目前同样面临着全球的角逐,即便中国通过经济发展已经在逐步建立起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

在曾经的过往,特别是以平面媒体和初代互联网事情,文艺评论是有一个相对较高的门槛,并存在一定的“准入机制”。进入到新时代的评论则更多呈现出多元化和平民化,打破门槛和常规成为了不争的事实。

既然有更多的人参与其中,那么对于现阶段新时代的文艺评论就提出了更宽泛的要求,既要有更开放的平台,同时也要有更“宽松的尺度”,当然宽松的尺度并不意味着评论的完全自由,而且需要在一个可控的范围内去实现评论的自由。


五不五建,让文艺评论更加规范

通常大家会讲新闻越短,事情越大。但这个情况并不适用于一些部委所提出的具体意见和要求,明细化和规范化的意见和要求对于下属部门、执行机构和普通民众往往具有更明晰的执行目的性。


本次《意见》其实整体可以归纳为“五不五建”,《意见》中也采用了一些热点词汇和贴近现阶段网络环境的特殊专业词汇,像“泛娱乐化”、“刷分控评”、“流量啊”等字眼都较少出现在之前的政府文件中。

在此之前,我们很少有非常明确的指导意见和建议去针对文艺评论,究其原因在于对比早些时期的文艺评论环境,现阶段在平台架构、评论方向、舆论氛围和语义环境都产生了一定的变化,且这种变化也出现了各种分支和流派,这对于相关部门在管理上会产生一定程度的难度。

当然,不能把一些较商业性的“锁分”和“控评”看成一种对评论的限制和制约,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来看,内地大部分网络平台和社交平台都是相对自由且开放的。不过这种“自由”已经呈现出一种脱管和蔓延的趋势,任何一个评论者可以完全不受任何的限制去“批评”一些文艺作品是违背我们对于文艺评论的初衷。

现阶段传统的文艺评论当然还有他比较固定的受众和承载媒体,同时传统媒体(包括网页端和web端)也有一定的存量读者。但必须看到新媒体、短视频和手机新用户对于文艺评论的强烈参与感和融入感,几年以来野蛮的业态环境让文艺评论缺少了规范化管理。

一些专家和学者对于《意见》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和评论,同时再次将鲁迅先生较早对于文艺作品的评论名词“剜烂苹果”呈现出来,大家普遍表示好的文艺评论就是“倡导批评精神,增强朝气锐气,做好剜烂苹果的工作”。

如果从普通观众来看,无论是自己参与的还是平日所能接触到的一些文艺评论,这其中包括了各个APP的打分评价、长中短视频平台关于影片的讲解和评述、主流媒体所呈现出的一些信息咨询等等,这些在未来可能都要进入到更规范的管理范畴,但网友和观众相互自己的点对点交流和社群交流并不在此限制之内。

这其实就较好的解释了之前一些机构和组织针对“几分钟看电影”类似账号的限制和调整,包括一些打着“吐槽”带节奏和夹带私货账号的限制。尽管在短期内很难出台更具体的准入机制和平台制约条件,但要看到规范化和系统化将成为今年之后一些管理部门的工作重点。

从表面上来看,该《意见》的实施会有一点“强迫性质”,但从长期效果去着眼,有更好的平台和更完善的奖励机制,对于规范化的管理无疑是更有实际的执行效果。


创作&评价标准趋同,

好内容赢好评价

可能是源于长期以来的各种制约和限制,但文艺评论的大门像更多普通人敞开后,无论是创作者还是相关部门所能看到的信息会更多,所能接受到的压力也自然更多大,当然这些也是他们应该去承受的。

本次的《意见》更多针对了文艺评论,但在中国内地文艺创作和文艺评论几乎是等同的,虽然这种平等性并不等于编导演、作者和文艺工作者和普通观众享有一样的权利和义务。

这种平等更多是一种对文艺作品价值观和导向标准的驱动,文艺作品肯定是先行于文艺评价,必须先有好的文艺作品,才会出现好的文艺评价,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既然《意见》已经为文艺评价画出了“条条框框”,这也等同于将文艺作品本身的导向性和价值观做了一个先期的铺垫,结合中共中央长久以来对文化建设所提出的要求和建议,对于未来长期的文化行业发展,特别是电影行业的进步已经都提出了明确的要求。

不仅如此,像近期对“吴某凡”的处理方法和前前后后的关联事件,可以看到以往对于资本倾斜和对流量低头的“常态”已经扭转,未来是现实社会和网络空间,规范化的管理已成必然,不仅仅是针对文艺作品,对于热点事件和热点人物的发表评论也同样会受到一定的监督和监管。

曾经有一位体育工作者不无感慨的说道,中国虽然没有最好的足球队,但中国有最好的球迷,可以理解很多球迷的拳拳爱国之心,但在整体大环境不佳的情况下,很难用此环境培养高素质的球迷。

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当下的中国电影,同样也有电影工作者说过,中国虽然缺乏举世瞩目的优秀影片,但中国一点也不缺少优秀的观众和影评人。

当然中国电影一直都在进步,但电影行业是一个整体,如果没有好的文艺作品和创作&评价体系和环境,很难说会有一个更好和更健康的电影整体生态,这一切都是密不可分的,都是自成一个完整的系统。


从现阶段来看,公众和媒体的目光更多集中到主流的购票APP平台,同时像较传统的“豆瓣”网站对于评分印象也有较大的加权,微博和更新出现的“知乎”也在某种程度上在对好电影的破圈做出自己的贡献。

其实除了这些平台之外,对于观众满意度调查还有大大小小数个平台在做信息采集,很多影片可能在购票APP平台未能获得全面的好评,但并不妨碍这些影片在票房上取得成功,或许在其他渠道上影片已经斩获了更优质的评价和口碑,仅用以往这些评分平台的打分其实已经很难说明一些问题了。

从现阶段来看,中国在一步步的进入到“新时代”,我们的电影行业、电影评论和其他相关产业也在一步步的跟上,加强规范化的文化评论并不简简单单是对评论的控制和调整,而是从“新时代”的方向性出发,对文艺评论做更规范化的管理和疏导。